爱书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66章 警方介入调查(2)

第166章 警方介入调查(2)

        当笑嫣然看见进来的徐天南与文四宝后,脸上立刻也显出了不友善的目光,此时的气氛也显得有点凝重,毕竟她曾与面前二人在刘建民的凶案现场,有着一段非常不愉快的经历。

        对于当时的笑嫣然来说,她只觉自己当初的那段记忆可谓是狼狈不堪,为了将采访破烂王的视频带出去,她甚至在逃跑中跑丢了鞋子,最后还被对方像抓逃犯那般抓了回去。幸好最终多亏了自己灵机一动,将dv机的存储卡藏在安全套内吃了下去,这才将那则爆炸性的新闻采访带了出来。

        因此为了这件事,笑嫣然一直对面前这俩人怀恨在心,此时她也是瞪着徐天南,目光中充满了不友善,没好气地道:“谁让你们进来的!我老公只是受害者,他现在有权不接受你们的讯问!”

        徐天南则是尴尬地笑了笑,随后将手中果篮放在了床头柜上,笑着道:“嫂子你好,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是良善的老婆,有些事情真的是不打不相识……呵呵。”

        笑嫣然诧异地看着徐天南问道:“你叫他良善?你们认识?”

        徐天南点点头,“我和良善可是高中时期的玩伴,我俩可是最好的朋友。”

        笑嫣然警觉地道:“我怎么没听我老公提起过你?”

        突然,躺在病床上的陈良善开口缓缓道:“嫣然,他就是‘老子天下第一’。”

        此言一出,笑嫣然紧蹙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说话时的脸上也稍微带上了点笑意,回应道:“啊!是你啊?这么巧!想不到在上回凶案现场我遇到的是你?你竟然真的是我老公的同学,你就是那个‘老子天下第一’?”

        当徐天南听见这个绰号时,顿时只觉面颊阵阵发烫,想不到陈良善竟然真的给他老婆讲述过自己的故事,而且看这样子,明显讲述的还不止一件事。

        这个绰号的由来,也只怪少年时期的徐天南过于年少轻狂,当时的他总以为全世界所有人都是蠢货,直到陈良善的出现,终于打破了徐天南常年稳居年级第一的地位,因此自那时起,徐天南变成了老师们眼中的“万年老二”。

        但少年时期徐天南张扬又跋扈,怎能忍受别人超过自己,因此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他虽然暂时还没有在学科中超过陈良善,但是却早已立下了一个豪言壮志的flag,也就是给自己自封了一个“老子天下第一”的绰号。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陈良善依然还记得自己当初的糗样,甚至还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他的老婆听,徐天南此时头低得简直就像一个刚出嫁的小姑娘那般,羞赧而又害臊。

        徐天南把玩着指头,低声道:“嫂子你好,我其实本名叫……徐天南,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只是听说良善出了事,就想着赶紧过来看看,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和良善单独待一会?”

        竟然是熟人,笑嫣然也是满口答应着,随后带着女儿就离开了病房,只听几人走出了房间后,门口还传来囡囡稚嫩的声音道:“那个叔叔还敢称自己天下第一啊?我看他都没有爸爸厉害呀!”

        徐天南干咳了两声,终于也是找回了一点状态,低声道:“良善,想不到这种事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刚才我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

        陈良善闭着眼睛仿佛在养神,而徐天南也是急忙又道:“上回……在动物园里的事情……是我冲动了,我不应该打你。”

        徐天南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道:“但你应该是了解我的,你清楚我的性格,对于那些我特别在意的人,或特别在意的事情,我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当我那天看见你和那个河马姑娘……那啥的时候,当时我确实没忍住打了你,我也知道我这人拳头有点重……希望你没受什么伤,更别往心里去……”

        “噗!”

        一直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陈良善也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睁开眼睛看着对方道:“天南,我其实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徐天南眼前一亮,“真的吗?良善,我那天把你的脸都打红了,你真的没有怪我吗?”

        一听这话,陈良善笑得连身上都开始抖动了起来,几乎连带着他的脑袋也引起了一阵抽疼。

        “哎哟……天南我求你别再逗我笑了……我头好疼……”

        徐天南见状,尴尬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陈良善好不容易忍住笑,回应道:“其实你那个拳头,说是蚊子叮可能有点夸张,但在我看来,可能也就比……嫣然打得要疼那么15%左右吧!”

        “哇!”

        徐天南瞪大了眼睛,不满地看着对方道:“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其实我打人很疼的,只不过是你这人的耐受能力太强了,你瞧,你头上挨了那么结实的两铁棍,竟然不也只是轻度颅脑损伤吗?”

        陈良善笑道:“那也只能说明今晚的那些劫匪,下手没什么力气,打人都不会。”

        二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但很快,徐天南突然止住笑,低声问道:“良善,你认为今晚袭击你的那些人,真的只是那种为了钱财的劫匪吗?”

        气氛顿时凝固在了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