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65章 警方介入调查(1)

第165章 警方介入调查(1)

        没过多久,当陈良善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被两名穿着白大褂的人抬上了担架,脑袋里传来阵阵的眩晕感使得他痛苦不堪,但是却清晰地听见了两个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囡囡……小玥……”

        陈良善忍着疼痛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多出了数辆闪着警灯的警车,除了现场一些维持秩序的警察以外,还有好几名身穿法医工作服的人,正对着地上躺着的痦子婆尸体拍照留证。

        突然,不远处又传来了无数孩子们的哭声,原来是孤儿院的这些孩子不知什么时候知道了这事,统统从里面跑了出来,那些小一点的孩子正被大孩子抱在身上,一群人直冲冲地朝警戒线内痦子婆尸体的方向冲去。

        警员们为了不被这些孩子们破坏命案现场,他们也只得上前拉起人墙将孩子们挡在警戒线外。

        虽然警员们在大声向孩子们解释着命案现场的重要性,但是对于这些孤儿们来说痦子婆是他们唯一的亲人,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刻冷静地听话,更何况是一群未成年的孩子。

        警戒线内,囡囡和刘小玥已被警员从后备箱救了出来,而她俩也与其他孩子一样,在拦住自己的警员身上不断挣扎、嚎哭着,囡囡更是在看见自己爸爸被人打得满头鲜血被抬上了担架以后,那不断想冲来爸爸身边时,凄厉的哭声也扯破了嗓子。

        终于,陈良善被送上了救护车,一名女警带着囡囡一起陪同上了车,而陈良善也是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量对女儿笑了笑,随后便昏迷了过去。

        ……

        当陈良善再次醒来时,自己已是身处医院的病房内,他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痕,只是左臂被缠绕了厚厚的纱布,一抹殷红的血渍也从纱布中透了出来。

        但是他却感觉头很痛,简直就如同要炸裂那般疼痛,甚至就连转动眼球时带动着神经,也几乎可以引起整个脑袋的疼痛。

        强忍着疼痛转过头去,陈良善发现囡囡在一张租来的行军床上睡了过去,而笑嫣然估计也是守了自己太久,此时就以坐在凳子上的姿势,上半身趴在病床边缘睡了过去。

        笑嫣然睡得很轻,兴许是察觉到了动静以后便醒了过来,当她抬起头来时,陈良善明显能看到对方那已哭红了的眼圈。

        “老公?老公?你醒了吗?”

        笑嫣然看见老公醒来后,急忙上前抓住对方的手,带着哭腔问道:“老公!你怎么样了?认得我是谁吗?”

        陈良善挤出一丝笑容,“嫣……嫣然……”

        “太好了!”笑嫣然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道:“医生说你颅脑损伤,有可能会引发失忆……再严重一点,恐怕会……到时我和囡囡怎么办啊……”

        “你看看你……说什么呢……”

        陈良善苦笑着,勉强抬起了缠满绷带的手,想替对方擦去眼泪,但是却发现这打满了石膏的小臂此时根本抬都抬不起来。

        笑嫣然见状,主动上前牵住对方的手,低声道:“好,好……我不乱讲话了,老公你千万要好起来,我今天真的……被你吓死了!”

        说着话,笑嫣然又一次哭了出来,陈良善也是耐心地宽慰对方道:“傻瓜……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嫣然,去找一下我的手机……”

        “嗯?”笑嫣然显然还没从哭泣中回过神来,直到陈良善又一次要对方去找手机,她才终于止住了哭,从旁边抽屉里拿出了那个被打碎了屏幕的手机,叮嘱道:“老公,医生让你现在好好休息,你要打给谁,我来帮你说。”

        陈良善抬了抬手,确实现在左手就如同整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那般,于是他对笑嫣然道:“那好,你帮我……搜个东西。”

        笑嫣然打开了搜索引擎,随后问道:“要搜索什么?”

        陈良善:“你搜索‘股东死亡无人继承’的法律依据。”

        笑嫣然目光一沉,问道:“怎么了?你要查什么?”

        陈良善:“你先查吧,一会再说……”

        笑嫣然点点头,快速输入了几个关键字,随后在搜索引擎中跳出了好几个类似相关的案例,她在简单筛选过后,回应道。

        ——“这里有一条释义应该符合你的要求,意思则是所有与继承相关联的问题,都适用于我国的《继承法》。”

        ——“根据《继承法》第32条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

        ——“因此根据这条法规,有律师在下方专门为公司股权无人继承的情况做出了解释。”

        ——“那就是根据《继承法》第32条的引申,若公司股东死亡无人继承,那么公司现有股东可以受让该股权,或者以公司名义收回该股权之后再行认购,股权重组或在工商部门做减资处理。”

        果然与自己猜测的一致,陈良善当即就明白了刘建仁的险恶用心,刘小玥不愿意将父亲留下的股份转让与他,因此他在一怒之下竟然选择了找杀手去取一个孩子的性命。

        因为《公司法》中并没有规定股东的最低年龄,那么即可说明未成年人也可以持有或转让股权,因此只要刘小玥死亡了,她手中所持有的股权即可按照《遗产法》的规定,受让于公司内的股东,也就是刘建仁。

        也就是说,只要刘小玥一次,刘建民所留下的公司则会在刘建仁合法的运作之下,全部归属到刘建仁的头上。(注)

        好恶毒的男人,陈良善一想到此简直恨得牙痒,但笑嫣然却还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在旁边问道:“老公?老公?到底怎么回事?你和我讲讲啊!”

        陈良善不想解释,只是开口问道:“刘……刘小玥呢?”

        笑嫣然道:“嗯!我听警察说了,你出事时候把孩子们都藏在后备箱里,这俩孩子一点事都没有!放心吧!”

        陈良善现在头部受伤,只能微微转动一点脑袋,但整个病房内也只看见了笑嫣然与囡囡两个人,于是又一次问道:“小……小玥呢?”

        笑嫣然擦干了眼泪,回应道:“孤儿院的院长出了事,现在当地居委会已经派人去照顾那些孩子了,放心吧!”

        陈良善怒道:“我……我问你!我问你小玥呢?”

        笑嫣然低下头,小声道:“送回……孤儿院了。”

        “谁……谁让你把她……送回去的!”陈良善一听这话,直接不顾自己浑身的伤势,强撑着就准备从病床上爬起来。

        他要去保护对方,毕竟现在刘建仁的目标是刘小玥,那么就绝不能把她放在孤儿院内,否则一定会再次招来杀身之祸。

        然而笑嫣然却被对方的举动吓坏了,急忙上前劝阻道:“老公你……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啊?现在你伤成这样,怎么可能离开医院!”

        “让……让开!我要走!”陈良善不顾老婆的反对,费劲地坐起身,却一个不小心差点栽倒在了地上。

        这边的动静也吵醒了睡觉中的囡囡,她睁眼看见爸爸起床以后,立刻也是一个激灵从行军床上爬了起来,二话不说便扑向了爸爸,大哭道:“爸爸……你醒来了!你疼不疼啊?”

        陈良善看着女儿那担心的样子,内心不禁也是感到一阵针扎般的疼痛,但是现在刘小玥的安危比一切都重要,他绝不能放任不管。

        于是陈良善安慰了女儿几句后,便不顾老婆的劝阻,从旁边披上衣服就准备离开,然而正当他强撑着从床上走下来时,病房的门却突然被打开。

        徐天南与文四宝率先走了进来,并且就在他们打开病房门的一瞬间,陈良善竟然看见就在门外住院部的走廊中,慕容水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赫然正是已经睡着的刘小玥。

        对方为何要把刘小玥从孤儿院接走?

        刘小玥又与他们都说了什么?

        陈良善此时在想起来,文四宝现在毕竟是刑侦支队的代理支队长,因此像今晚痦子婆这样的命案来说,对方一定会参与其中。

        不管怎样,刘小玥起码现在是安全了,陈良善于是佯装头疼,长嘘一口气后躺回到了床上,而此时他的大脑已开始飞快地运转,思考着对方有可能问自己的问题,与自己这段时间来,到底有没有做过什么露出破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