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傻柱你要老婆不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阎埠贵摊上事儿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阎埠贵摊上事儿

        阎埠贵出马,从前院开始,挨家挨户将爆米花分出去,爆米花的味道早就弥漫到整个四合院。

        邻居们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家里是老爷们的就由阎埠贵说几句,有女人的家里就相互认识下,由阎埠贵帮忙将几女简单介绍下。

        很快就到了中院。

        “哥哥,好香啊是爆米花的味道。”

        小孩子的记忆总是会记忆叫她们难忘的东西。

        棒梗也馋啊。

        看到他奶奶的眼神,    就知道还是要去按照吩咐去做。

        阎埠贵来到贾家门口,他再不愿意来也要登门。

        “秦淮茹,这是分给你家的爆米花,每家两碗。”

        秦淮茹早就有准备。

        “三大爷都说你分配公平,你看看你盛得平平,是不是欺负我们家孤儿寡母啊。”

        阎埠贵一听不乐意了,秦淮茹这就是强词夺理。

        每家两碗当然是平平的,要是都冒尖再来两锅也不够分啊,哪有这样厚脸皮的。

        再说人家乔迁送邻居的东西,    为什么要扯上他阎埠贵啊。

        他就是帮忙分东西的,别人家都好好的,到了你家就闹幺蛾子。

        阎埠贵才不会答应呢。

        文人都是有风骨的,拿人好处忠人之事。

        他阎埠贵不畏泼妇。

        贾张氏见秦淮茹道行不足只能派出她手下大将棒梗出战。

        三小只白眼狼出动。

        “呜哇,三大爷欺负我妈妈……”

        阎埠贵整人都懵了,他怎么就欺负秦淮茹了,他可不是好色之人啊。

        贾张氏见到时机成熟马上冲到门口开始嚎起来。

        “阎埠贵你不是个人。”

        “三大妈你爷们不干人事。”

        “占寡妇便宜。”

        阎埠贵眼皮直抽抽。

        尼玛,误会大了。

        阎埠贵着急了,他什么都没做啊,看着贾张氏的嘴脸哪里不知道这是被人给赖上了。

        不就是为了多分一些爆米花吗。

        至于吗。

        当然至于。

        贾张氏本来是想多占点便宜就算了,可听棒梗说了许大茂在黑市卖爆米花后,经过贾张氏一合计这事儿就不能这么算了。

        贾张氏就是要打爆米花的主意,哪怕牺牲一些秦淮茹的名声,目的就是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

        然而计划之中却没有跟秦淮茹说明白,就是说让秦淮茹多占点便宜,仅此而已。

        哪里想到她准备了后手。

        以至于秦淮茹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是说好的好就多要一些吗。

        为什么要拉她下水,    说她被阎埠贵占便宜,她不要脸面的吗。

        秦淮茹整个人都不好了。

        贾张氏哪里会理会秦淮茹想什么,此时院子里的人全都被声音引出来看热闹。

        易中海脸色深沉,过来看着阎埠贵的眼神都红彤彤的。

        “阎埠贵你可真长本事了,占寡妇便宜你是怎么想的。”

        阎埠贵是有理说不清了。

        “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于莉,你快点帮我证明。”

        “我是给来分爆米花的,谁知道秦淮茹想多占便宜,我替叶院长做事怎么可能不公平。”

        “这不贾张氏就败坏我名声。”

        “我招谁惹谁了。”

        阎埠贵就是要较真,他可不会凭空受人诬蔑。

        易中海极力克制自己,虽然阎埠贵说的有理,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衣冠禽兽的人多了,不得不防啊。

        易中海似乎有些经验,所以没有立即回答。

        刘海中在家里正等着分爆米花呢,哪成想这么一会儿功夫就闹出事情来了。

        他的心情能好才怪呢。

        “怎么回事啊。”

        “阎埠贵你对贾张氏做什么了?”

        我凑……

        阎埠贵差点被气死。

        他能对贾张氏做什么。

        刘海中一出来就和稀泥,真是太恶心人了。

        “刘海中你的思想有问题,我是受害者。”

        “贾张氏污蔑我,大家伙都做个证,没有她们这样的。”

        阎埠贵将情况再说了一遍。

        贾张氏一哭二闹三上吊,根本不听阎埠贵的解释,    咬定是阎埠贵趁机占她儿媳便宜。

        院子里的邻居都相对冷静,    只有一些年轻人不太相信,    毕竟秦淮茹这款的是他们最喜欢的类型。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秦淮茹在轧钢厂也算是厂花级别的,还是很受欢迎。

        奈何院子里的人有冷静的自然就有不冷静的。

        比如气冲冲冲出来打抱不平的何雨柱。

        “傻柱,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打你个臭不要脸的。”

        好家伙,上来就出手。

        何雨柱不愧是傻柱,真是人如其名。

        好多人都看呆了,他们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易中海都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何雨柱是闹哪一出,什么仇什么怨不至于动手吧。

        “柱子,停手。”

        好多人过来将人拉开。

        阎埠贵被人扶了起来,一看脸上成了乌眼青。

        “傻柱,你无故打人,我要去报案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老阎,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傻柱的脾气臭大家都知道,你何必招他呢,这事儿给我个面子就算了。”

        “医药费,营养费我替柱子出了。”

        易中海知道如何对付阎埠贵,认钱不认人,拿钱办事就是好使。

        “看在你的面子我就不计较了。”

        阎埠贵手上接过五张大团结,挨了一拳拿了五十元,不就是一拳吗。

        他自认还能承受更多。

        贾张氏坐在地上都看呆了,想不到傻柱出来帮忙倒是合了她的心意,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受控制了。

        谁能想到傻柱会出手。

        这哪里是来帮她的,分明是来搅局。

        贾张氏不认为何雨柱是在帮她们家,反而还记恨上了。

        现在就不是贾张氏的事情了,而是何雨柱的事。

        于莉带着几个人早就回到了后院。

        “于莉,咱们不帮三大爷解释下吗。”

        安杰被拉回来疑惑道。

        “唉,你不知道院子里的关系比较复杂。”

        “叶哥说过,出现这样的事情叫咱们别参合。”

        安杰心思机敏,没有好奇。

        “那我们的爆米花还送不送了?”

        “送啊,等他们忙活完再送。”

        安杰入住第一天就见到了全院大会,还是以最短的时间由一大爷搞定全场。

        “剩下的我来就行。”

        于莉将事情揽了过去,她对付四合院的人还是很有一手的,要是让安杰这样的大小姐过去肯定会被人家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