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者 - 修真小说 - 玄幻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劫之下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劫之下

        “宗主他怎么说?”

        站在外界,望着身前从灵园之内走出的张雅,在场的几名流云宗长老眼前一亮,纷纷走上前,开口问道。

        “宗主没有答应。”

        走出灵园之外,站在那里,望着身前站着的这些长老,张雅的脸色平静,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只是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对于参战之事,宗主的兴趣似乎不大。”

        “唉......”

        听着身前张雅的话,在场的几人顿时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望。

        “宗主此次,却是错失良机了。”

        “此刻天明宗与灭绝魔宗开战,正是我等介入其中的大好时机。”

        “数十年发展,赖宗主之力,我流云宗实力大进,或许不如天明与灭绝二宗,但也绝非寻常宗派所能相比。”

        “此次大战,正是我等走出越国,夺取更多灵脉的大好时机啊。”

        在张雅身前,一个个长老轻声叹息,对此感到惋惜不已。

        眼前这些人,有些是当初的流云宗长老,也有些是后来陈恒招募而来的通玄境强者。

        在这数十年时间以来,流云宗不断发展,早已经将当初的这一批人彻底收服。

        这也是陈恒干的太过出色的原因。

        当初陈恒入主流云宗,固然夺走了他们在流云宗之内的基业与利益,但是在随后的数十年时间之中,伴随着流云宗大举开拓,灭绝一切其他山门,这些损失早已经获得弥补,甚至大大增长了。

        尤其是在数十年前,越国王室被流云宗所掌握,颁布全新规定之后,越国之内的凡人大大增长,连带着各种出产也丰富了不少。

        总体产出变得丰富了,再加上如今整个越国之内的一切都被流云宗所占据,等若是将过去由数百家势力一同分享的资源变成了一家独享。

        越国虽然不算太大,但也不是什么寻常小国,一国之内的一切资源归于一派,这其中的资源庞大到足以令人艳羡。

        而他们身为流云宗的长老,纵使只是从流云宗的发展之中获取一点边角料,也足以将当初的损失弥补回来,甚至大大赚上一笔了。

        利益的弥补,加上流云宗的登顶,他们过往之时对陈恒的那点抵制,如今早已经消失不见。

        态度转变的很快。

        当然,这也是因为陈恒原本便是流云宗弟子的原因。

        原本便是流云宗弟子的陈恒,从法理上而言,本就具备着继承流云宗的资格。

        不论这资格有多么低,但有和没有就是两回事。

        有着这些条件在,陈恒这个流云宗宗主,早已获得上上下下的承认。

        不过,似乎是因为过往数十年时间的发展与开拓,也导致了流云宗之内相当一部分的开拓意愿变得十分强烈。

        毕竟此前的数十年时间之内,流云宗便是在陈恒的带领之下一路开拓,才能走到如今的。

        从最初到如今,流云宗登顶的过程之中,至少是数百家普通势力的消亡。

        每灭亡一家势力,整个流云宗上下便能从新的势力尸体上获取不少好处,不仅出战的弟子与长老能够获取相当部分的赏赐,纵使是普通弟子,也会有灵石分润。

        这也养成了流云宗弟子对外开拓的习惯。

        这种锐意进取,努力开拓的精气神,是这数十年间形成的,也影响了许多人。

        只不过,在彻底统一越国,独自占据一国之后,陈恒的风格便直接变化,由原本的大举开拓变成了固守发展。

        此后的时间里,流云宗之内主张对外开拓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息,反而随着时间越来越剧烈了。

        但陈恒却从来没有理会,只是一心修行,发展越国之内的一切。

        而如今这一次,天命宗与灭绝魔宗开战,双方邀请流云宗参战,在这些人看来就是一次大好的机会。

        也正是如此,所以眼前这些流云宗长老才会来到此地,想要探一探陈恒的口风。

        只可惜,陈恒的选择仍然与过去一般,对于眼前的机会根本无动于衷。

        “可惜,可惜.......”

        站在原地,一名老者脸色有些不甘,带着深深的惋惜:“我听闻灭绝魔宗与天明宗大战,此刻已然到了最剧烈的时候。”

        “我等此刻若是愿意参战,两宗为了拉拢我等,必然会开出种种不菲的条件,说不定直接便会将一个小国的地盘交给我们。”

        “若是错过这个机会,等天明宗与灭绝魔宗分出胜负,到时候就晚了。”

        “掌门未免太过保守了些。”

        另一个人点了点头,有些叹息着开口。

        对于陈恒的选择,他们心中都不由不甘,只是却不敢公然抗议,只是默默抬起头,将视线注视在眼前的张雅身上。

        “雅小姐,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办法?”

        一个个长老望着身前的张雅,脸上的表情颇为热切,此刻恭敬开口说道:“此刻参战,对我流云宗实则有很大好处,不知雅小姐可否再劝劝宗主?”

        “短期之内,是不行的。”

        张雅摇了摇头,望着身前的诸位长老,轻声开口说道:“你们不是不明白掌门的性格。”

        “他拒绝的事,短期之内就不会变。”

        “我就算想要劝说,也只能等到下一次才有机会了。”

        “可惜,可惜。”

        听着张雅的话,在场的诸位长老不由摇头,一个个脸色都有些激动。

        若非是估计陈恒的态度,他们恐怕都想直接冲进去,对着陈恒进行劝说了。

        若是过往的流云宗掌门,他们恐怕真敢做这种事。

        只可惜,面对陈恒,他们还没人有这个胆子。

        在原地叹息许久,他们最终还是只能再三恳求张雅,让其之后好好劝说陈恒,而不敢说其他的事。

        过了片刻之后,他们才转身离开,一个个长吁短叹,显得很是失落。

        不远处的角落,一个身影默默出现,是个样貌十分俊秀的少年。

        少年脸色平静,就这么站在这里,望着远处离开的那些长老,若有所思。

        在他的视线注视下,远处那些长老的存在十分独特。

        虚无之中,黑色的劫气四处弥漫,显得很是独特。

        而在此刻,已然有许多劫气落下,落在这些人的身上了。

        换言之,这些人早已经被劫气所牵动,算是半个入劫之人。

        “有趣。”

        观察着这种现象,陈恒不由笑了笑。

        眼前这种情况,对他而言无疑是十分有趣的。

        过往的时候,他经历了许多世界,但像是如今这样的大劫,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观察这场大劫发生到结束的整个过程,对他在命数之道的修行,应该有很大的好处。

        甚至,对于现实世界所发生的事,也有相当程度的借鉴意义。

        在陈恒看来,此刻现实世界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与这个世界眼前正在酝酿之中的大劫,就有很大程度的相似之处。

        观察这个世界的大劫,或许能给他一些灵感,从而找到解决现实世界情况的办法。

        “从目前情况来看,此刻应当正处于大劫之中。”

        站在原地,陈恒脸色平静,心中暗自思索:“以我当前的情况来看,若我想要脱离大劫,独善其身,那么直接舍弃流云宗宗主之位,独自一人跑到荒芜之地,自封数十年,应当便是最好的选择。”

        大劫的恐怕之处在于,只要你还位于人世间,便无处可避。

        因为大劫的范围实在太大,影响也实在太广。

        你自身或许心灵圆满,修为至高,不会被劫气所影响,但却耐不住你周围的人会受到劫气影响。

        当你身边的人,一个个亲近者被卷入大劫之中时,纵使你能够不被劫气所影响,到时候也不得不主动迈入大劫之中。

        就如同陈恒此刻这般。

        他的确不受劫气所影响,但他身边的人却并非如此。

        偌大的流云宗内,能够真正不受劫气影响的人其实并不多。

        就如同之前那些主战的长老们一般。

        他们现在只是主战,但等到时间一长,若是陈恒对他们的意愿迟迟没有反馈,那么他们心中迟早会有所不满。

        而届时,在大劫之下,这些不满便会在适当的时候被放大,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果。

        到时候,陈恒若是不想整个流云宗都被裹挟进去,恐怕就给亲自将这些长老镇压了。

        但若是这样的话,那么越国之内无疑会产生动乱,届时结果也是一般。

        所以说,只要身处于人世,与他人有着因果牵扯,便注定无法回避。

        纵使是陈恒也是一般。

        想到这里,陈恒不由暗自摇头。

        将流云宗宗主之位丢下,独自一人躲避大劫,这是不可能的事。

        先不说他有着观察大劫发生的心思,纵使是为了他这一次前来的目的,他也不可能将流云宗直接丢下。

        他此前费了那么大力气将流云宗夺到手中,不便是为了能够在结算时多获得一些点数么?

        若是此刻主动将流云宗放弃,那么他之前的心血便可以说白费了。

        没有必要如此。

        反正不过是一个化身,纵使舍弃了其实也无妨。

        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陈恒默默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