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者 - 历史小说 - 曹操喊我去盗墓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望梅止渴(4000)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望梅止渴(4000)

        “对啊!那个兄弟怎么样了?”

        曹昂过来扶住这名亲卫,也是连忙开口问道。

        “他应该……已经殒命了。”

        亲卫此刻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哆嗦着嘴唇答道。

        “应该?”

        吴良对这名亲卫的措辞很是奇怪。

        “长公子,吴校尉,你们有所不知……”

        亲卫知道这件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略微停顿了一下尽可能的组织语言,将他们离开之后经历的事情如实禀报了一番。

        原来,之前他们二人领命外出寻盐之后,便沿着来路快速向墓外奔去。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此前那个存放着木偶与墓碑的墓室,结果令人没想到的是,那间墓室里面剩下的十六个木偶不知何时也是已经碎成了满地的木渣。

        两人心中虽然奇怪,但也不敢耽误功夫。

        因此只是略微查看了一下,确认那间墓室之中并没有什么威胁之后,便继续外出寻盐。

        结果谁曾想奔至一个拐角处的时候,便赫然遇上了刚才那个由无数痋虫聚合而成的邪物。

        另外一名亲卫跑在前头,一时没防备的住,竟一头撞在入了邪物怀中。

        邪物顺势张开双臂,一把将其抱住。

        那些痋虫则立刻爬满了那名亲卫全身,不少痋虫顺着他的七窍疯狂的向其体内钻涌,更多的痋虫在他身上疯狂的啃噬。

        这名逃回来的亲卫哪里见过这种情景。

        当时就吓傻了,不过看到同伴痛苦挣扎嚎叫,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冲上前去,一刀斩向邪物那两条抱住同伴的手臂。

        那两条手臂并没有想象中的结实,只一刀下去,便有一条手臂被生生斩断。

        断掉的手臂掉落在地上,却立刻像是一盘散沙一般化作了许多痋虫。

        这些痋虫则扭动着再一次爬回了邪物脚上,地上只留下几十条被他那一刀直接斩断的痋虫尸体。

        而与此同时。

        邪物那断掉的手臂却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了出来,很快便恢复了原状。

        如此骇人的一幕再一次震慑到了这名亲卫。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邪物是不可能用这种常规手段杀死的,仅凭这一刀造成的效果,便是这个邪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让他去砍,最终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将他活活累死。

        下一刻。

        邪物忽然又张开双臂将他的同伴放开。

        此时那名同伴已经变成了一具被无数痋虫包裹的“蛹”,那些痋虫在他不停抖动的身体上蠕动,有血水不停的自他身下流淌而出。

        甚至他还看到,那名同伴的眼睛已经只剩下了两个黑洞洞的血窟窿。

        许多已经染成了红色的痋虫正顺着那两个血窟窿与他的口鼻进进出出,仿佛已经将他的身体噬成了一个空壳。

        这名亲卫此前也打过许多硬仗,却还从未见过如此惊骇的场面,腿肚子都已经开始抽筋打颤。

        偏偏那个邪物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张开双臂便他走来。

        他哪里还敢久留,可是双腿却已经不听使唤。

        好在就在那邪物即将来到身前时,他咬牙用刀划破了手掌,这才利用痛觉强行压制了难以自持的恐惧,拼了老命逃过一劫。

        然后没跑多久。

        便迎面遇上了正要撤出墓穴的吴良等人……

        “这……”

        听完了亲卫的讲述,曹昂的脸色已是更加难看。

        吴良此前说的果然没错,这邪物压根就是没有要害的,与其拼死一搏的想法根本不现实,那无异于飞蛾扑火。

        “如此看来,那个兄弟定是……在劫难逃了。”

        吴良无奈的叹道。

        如此一来,也就不可能指望有人出去通风报信,带来其他的援军与他推测可能对这些痋虫具有致命效果的盐。

        至于使用白菁菁的口技向外面的人马求援……

        这个办法也没有尝试的必要,方才这名亲卫呼喊求救的声音已是足够响亮,而白菁菁的口技主要在于技巧与多变,并不会比这声音更有穿透力。

        倘若外面的人马听到呼救,自会冲进来救援。

        倘若听不到,那白菁菁的口技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而今之际,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将这邪物甩掉,若是能够先将它自这条墓道中引出来,他们再抢先进入墓道,或许就没有什么东西再阻挡他们撤退的道路了吧。

        再至于这邪物从何而来。

        吴良觉得可能与那十六个再次被毁的木偶有关,那里面此前定然也藏了大量的痋虫虫卵,并且在他们第二次经过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孵化,只不过受到木偶外面那层厚厚的木层阻挡,白菁菁才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

        “有才贤弟,你们以前盗墓遇上的就都是这种东西么?”

        心中惊骇之余,曹昂竟又感同身受的看向了吴良,如今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了瓬人军的工作性质,也终于理解曹禀迫不及待离开瓬人军,无论如何都不愿再进陵墓的原因。

        与面对这样的邪物相比,陷阵杀敌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也不全是……”

        吴良摇了摇头,心中却还在努力的思索着脱身之计。

        说起来他也是无语的很。

        根据《齐史》中的记载,齐哀公乃是因“厌魅之术”的事情暴露而被烹杀。

        因此在这之前他一直比较担心的都是“厌魅之术”,并且第一次进来的时候,那些木偶的存在也令他更加确定这座陵墓应是与“厌魅之术”有关,根本就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结果谁能想到。

        这座墓穴之中竟还有“痋术”作祟,而且是如此可怕的痋术。

        现在就算吴良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些痋虫体内掺和着人的“怨念”,否则它们为何非要聚合成人的轮廓,甚至就连一些行为举止也与人类有许多相似之处,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智商。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唉,这次若是侥幸能够活着出去,我定要亲自在父亲面前为贤弟、为瓬人军请功,你们实在太不容易了,曹军近半年来能有今天的光景,瓬人军当居首功!”

        那句“也不全是”,在曹昂听来只不过是吴良的谦虚之词,如此居功不傲之人,也是他最为敬佩的一类人。

        他暗暗在心中发誓,绝不能让吴良与瓬人军这群默默行走在炼狱中的功臣流血又流泪!

        若是教他们寒了心,便是动摇了曹军之根本!

        “子脩兄谬赞了。”

        吴良此刻也没心情在意这些利益方面的问题,他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活下去!

        ……

        不久之后。

        众人已经再次回到了那个满是鍪子坟的墓室之中。

        空气中弥漫的腥臭之气更加浓烈,这里的鍪子坟虽然都没有坍塌,但已经有不少痋虫从砖石之间的缝隙中强行钻了出来,正在墓室的地面上蠕动。

        不过这些痋虫并非漫无目的。

        它们蠕动的方向全都是这间墓室的中心位置……而在墓室最中心的位置,正站立着一个成人大小的人影!

        那些痋虫正在不断的向这个人影脚下汇集,而后快速与其融为一体。

        随着痋虫的不断加入,这个人影也在逐渐变得更加高大、更加强壮、更加骇人……

        “或许我们此前看到的便是这个东西,只不过每一次有新的痋虫加入,这个东西便会长大一些。”

        吴良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说道。

        这里可有几十座鍪子坟,那便是几十个痋虫培养皿。

        另外,那边那条墓道中还有不少倒掉的孕妇尸首,若是那里面的痋虫再出来……

        吴良已经有点不敢再想下去,毫无疑问,这里将会出现一个比“绿巨人”更加高大壮硕的痋虫巨人,他们的处境也将会变得更加危险。

        “前面一个邪物,后面一个邪物,现在咱们该如何是好?”

        曹昂看了这个人影一眼,慌忙询问吴良的意见。

        即使他此前已经身经百战,但还从来没有类似的经验,此刻自是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吴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也已经快要跟上来的痋虫巨人,蹙眉说道:“先将那邪物从墓道中引出来,一旦它跟出来,我们便寻找空挡立刻折返抢先进入离开墓穴的墓道,这或许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恐怕也只能这么办了……”

        众人立刻明白了吴良的意思,纷纷点头。

        先将邪物调虎离山,再杀个回马枪火速逃走,以此来避免与那邪物发生正面接触。

        不过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未必那么容易了。

        他们必须先进入这个较为宽阔的墓室,并且必须想办法应付这个刚刚汇聚到成人大小的邪物与满地的痋虫,同时还要想办法将后面那个痋虫巨人引离出墓的墓道口,这本身就有着不小的难度。

        最重要的是,还需要那个痋虫巨人足够配合,否则计划的再好,也必将前功尽弃。

        但事已至此,众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冒险一试。

        不久之后。

        吴良等人已经踏入了墓室之中,他们没有理会那些痋虫与墓室中央那个正在“长大”的邪物,而是尽可能沿着墓室边缘行走,尽量不去惊动它。

        只可惜,在吴良等人进来的那一刻,那个正在“长大”的邪物便已经注意到了他们。

        只见它慢慢的抬起手臂,手臂末端的痋虫竟迅速变幻出了一只手的模样,一根食指指向了吴良等人。

        然后。

        吴良等人清晰的看到,这个邪物的脑袋中间竟然出现了一条前后通透的缝隙。

        缝隙又逐渐的变长变大,最终形成了一个弯弯的月牙形状,看起来很像一张正在冷笑的嘴巴,甚至细节到了嘴巴里面的獠牙?

        “吓——!”

        一个极为诡异的声音自那张前后通透的嘴中发出。

        这一瞬间。

        所有那些正在向它蠕动的痋虫忽然静止了下来。

        “这是?!”

        众人等人顿时站在了原地,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们自然知道这个邪物已经发现了他们,只是不知道邪物的这个怪异举动到底意味着什么,更不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这种感觉很不好,令人头皮发麻……

        与此同时。

        整个墓室的痋虫忽然调转了方向,全部朝向了吴良等人。

        “吓!”

        又是一声怪叫传来。

        那些痋虫仿佛收到了命令一般,竟立刻向吴良等人围拢了过来。

        而且它们此刻的移动速度竟比之前迅速了许多,如果将它们之前的速度比作乌龟,那么这一次至少也是一般人慢跑的速度。

        甚至在这些痋虫围拢过来的过程中,它们还在不断的进行着聚合。

        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便形成了无数条一尺来长的“小蛇”,如同潮水一般向吴良等人涌来。

        “来不及实施之前的计划了,跟我跑!”

        吴良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墓道,那个痋虫巨人还没有从里面走出来,此情此情之下根本就不可能再等,只得硬着头皮带领众人向那条还未探过的墓道狂奔而去。

        这便是他的备用计划。

        他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在等着他们,但是起码能够拖延一下时间,不至于立刻被这些痋虫围攻而死。

        “这挨千刀的邪物似乎能看透了我们的意图,还能做出如此应对,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曹昂此刻已是心神俱震,恼怒而又绝望的大叫起来,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天底下竟有如此骇人听闻的事物。

        “我听说邪物附近必有解决之法,那解决之法或许便在那条我们尚未探查的墓道之中,快走!”

        吴良见状不得不推了他一把。

        曹老板一定不曾想到,他那“望梅止渴”的办法,竟教吴良提前先用了出来,而且用在了他的儿子身上。

        “果真如此?”

        曹昂顿时提起了精神。

        “子脩兄难道信不过我?”

        吴良反问。

        “信!我自然信!走着!”

        曹昂的身体素质自然不差,一瞬间便来了力气,与吴良共同搀扶着那名亲卫,行进速度提升了一大截。

        如此几个呼吸的功夫,众人虽未彻底摆脱那些痋虫,但却已经跑进了那条尚未查探的墓道。

        “典韦、菁菁、于吉,将剩下的雄黄全部取出来!”

        吴良停下脚步,一把揪下捆在腰间的小布袋,将里面的雄黄一股脑倾倒在了墓道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