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者 - 历史小说 - 曹操喊我去盗墓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痋虫巨人!(4000)

第二百三十七章 痋虫巨人!(4000)

        听到吴良的话,众人也是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公子说的不错,如今这个人影的体型至少得是十二三岁的孩童才能长成的模样,绝不是咱们此前见过的那个稚童人影。”

        于吉已是默默的向后退了两步,面色更加难看的说道,“难道这几条墓道中,每一条都藏有一个冤魂,有人走进来便会被它纠缠不休?”

        “这……”

        吴良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不得不承认,于吉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此前那个稚童人影只在前面那条墓道中出现过,退出来之后便不见了踪迹。

        而眼前这个孩童人影,则是在他们进入这条墓道之后才出现,并且体型上有着明显的差别。

        “先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就想知道咱们现在又当如何是好,有才贤弟,你快给咱们给拿个主意!”

        曹昂此刻表面上看起来虽然依旧十分沉着冷静,但此刻他那只持剑的手骨节已经因为用力而发白,说话的语气也比此前急促了一些,可见这不断出现的诡异现象到底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压力。

        甚至,曹昂的背心已经悄然渗出了冷汗,这是他在战场上极少出现过的状态。

        “子脩兄稍安勿躁。”

        吴良的眉头皱的更紧,凝神思索了片刻,而后回头对白菁菁问道,“菁菁,你听得如何?这些孕妇尸首中是否有什么动静?”

        “有。”

        白菁菁十分肯定的说道,“这些尸首中的动静与鍪子坟中的尸首极为相似,好像有成百上千只虫子正在里面蠕动。”

        这无疑是吴良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也就是说,可能在我们这次进来之前,这些尸首中虫卵便已经开始孵化,与我们是否触碰过这些尸首并无直接关系?”

        吴良心中一寒。

        白菁菁的回答,预示着这些倒吊在这里的孕妇尸首便是一颗颗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

        倘若吴良等人在这种情况下仍要穿过这些孕妇尸首继续深入,便有极大的可能被其中孵化出来的大量痋虫堵住退路。

        而最令人心中没底的则是,现在吴良等人直到现在还完全不知道这些痋虫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他们发起攻击,又有什么致命的弱点,倘若身陷重围亦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更何况。

        按照于吉此前的说法,这些孕妇尸首还是用来培育毒性更强的虫卵的器皿。

        那么这里面孵化出来的痋虫便极有可能比他们之前看到的那些痋虫更加难以对付,更加不能掉以轻心。

        如此思索着,吴良立刻又想到了外面大厅内的那些鍪子坟。

        这里的孕妇尸首在没有与他们发生过任何接触的情况下,体内都已经孵化出了痋虫成虫,那么那些鍪子坟里面的尸首……肯定也已经完成了孵化,此前拆毁的那座鍪子坟里面的尸首便是最好的证据。

        甚至可能要比这些孕妇尸首中的虫卵孵化的更早,出来的也更早。

        毕竟,那座鍪子坟里面的尸首已经被痋虫成虫挤破,其他的鍪子坟里面的尸首应该也不会相差太多。

        若是如此。

        倘若他们现在还待在这条墓道之中的话,便很有可能面临腹背受敌的处境!

        “公子,要不咱们……”

        于吉动了动嘴唇,一张老脸已经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囧字,明显又想劝说吴良撤出这座陵墓。

        “此地不宜久留,先撤出去再说!”

        吴良已经将如今可能面临的处境想得足够清楚,不待于吉说完便将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正是如此,公子英明!”

        于吉顿时大喜,发自内心的拍起了马屁。

        “走!”

        话音落下,曹昂与典韦便已经走在了最前面,提着兵器直朝刚刚出现的那个孩童人影奔去。

        见到众人向自己靠近,那个孩童人影也是悄无声息的退回了拐角之后,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小块潮湿的印迹。

        而当吴良等人来到拐角处的时候。

        那个孩童人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唯有白菁菁听到了一些与之前一模一样的黏糊糊的蠕动的声音。

        “我们先后看到的这两个人影,该不会就是那些痋虫聚合而成的吧?”

        吴良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但却暂时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将这个猜测说出口,免得再给其他人增加心理压力。

        但一切细节都在不断的贴合这个猜测。

        倘若果真如此,这些痋虫显然要比一般毒虫更加可怕。

        这说明这些痋虫在受到于吉所说的“怨念”影响之后,已经产生了一些自我意识与无法估计的智商,它们能够随时聚合起来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也能够随时化整为零,变成极难被一举消灭的存在。

        如此一来,吴良等人前后看到的两个不同的人影便能够解释的通了。

        那处湿印,那些黏液,那些声音……

        或许那根本就是一个人影,只不过更多的痋虫汇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个更加高大、更加强壮的人影。

        而当那些尸首中已经孵化出来的痋虫成虫全部出来……

        吴良都不敢想象他们最终会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可怕怪物!

        现在他最希望的便是,他的这个猜测是错的,又或是此前那两名亲卫去找的盐,在对付这些痋虫成虫的时候发挥奇效。

        ……

        从这条墓道中退出来的过程还算顺利。

        但很快吴良等人便又遇到了更加严峻的问题。

        “刚才的腥臭味怎么越来越浓烈了,难道防毒面罩的炭包已经失效了?”

        刚来到墓道口,曹昂便率先提出了疑问。

        吴良等人也已经察觉到了这个问题,不过这显然不应该是炭包的问题。

        炭包虽然在过滤有毒气体的时候具有时效性,但是抵消臭味却还是比较持久的,毕竟香料的味道还是比较持久。

        更何况,外面的墓室很是宽敞,仅凭那只淌出了几平米面积的尸液,根本就不可能在如此宽敞的墓室中产生如此浓烈的气味,更不要说飘出这么远,直接影响到刚从墓道里面出来的吴良等人。

        “不好!”

        吴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跑出墓道查看墓室内的鍪子坟。

        果然!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这个墓室中的几十座鍪子坟,竟有一大半下方都已经淌出了腥臭无比的黏液。

        这无疑是在说明。

        那些葬在鍪子坟中的尸首一竟有一大半已经破裂,里面的痋虫成虫用不了多久便会出来。

        而那些单纯使用砖石垒起来的鍪子坟,显然根本就不可能将那些痋虫成虫困住,很快整个墓室、乃至整座陵墓便会成为痋虫成虫的地盘。

        到了那时。

        哪怕这些痋虫并没有吴良推测的那么可怕,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淹没……

        “继续撤,尽快离开这座墓穴!”

        吴良知道此刻已经不能再犹豫,当即领着众人沿来时的路继续向陵墓之外疾行。

        事到如今。

        已经没有时间再等那两名亲卫带盐回来进行尝试,保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人是活的,陵墓是死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能够活着出去,这座陵墓始终是他的囊中之物,总会找到破解之法。

        就在这个时候。

        “救命啊——!”

        一声破了音的惊叫忽然自来时的墓道中传来。

        紧接着。

        “哒!哒!哒!……”

        墓道中又响起了急促而又凌乱的脚步声。

        “只有一个人,是方才出去寻盐的亲卫之一!”

        不用吴良多说,白菁菁已经将自己听到的信息陈述了出来,美眸之中浮现出极为浓烈的忧色。

        “一个人?”

        众人顿时又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方才出去的明明是两个人,如今却只有一个人,而且还在用惊慌失措的声音大呼救命,仿佛被什么东西追赶一般的拼命逃窜。

        这些信息合在一起,怎么都无法令人心安。

        “快,赶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完白菁菁的话,吴良却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便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向墓道内奔去。

        “公子(贤弟),小心!”

        典韦与曹昂也是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

        “救命啊——!”

        “哒!哒!哒!……”

        呼救声与脚步声逐渐变得越来越近。

        如此拐过一处拐角之后,吴良等人终于见到了这个亲卫。

        此刻这个亲卫已经丢失了头盔,头发乱蓬蓬的披散下来,半遮着一张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的脸庞,像一个疯子一般一边惊声尖叫,一边踉踉跄跄的向吴良等人跑来。

        “啊!!!”

        忽然看到从拐角后面出来的吴良等人,这名亲卫许是已经惊吓过度失了神,非但没有面露喜色,反倒更加慌乱的大叫了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成何体统!我军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究竟何故如此?”

        看到亲卫这副熊样,曹昂脸上自是有些挂不住,当即板着脸呵斥了起来。

        “长、长公子?”

        听到曹禀的迅驰,这名亲卫这才略微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同时立刻又连滚带爬的吴良等人这边奋力爬来,一边爬还一边用已经嘶裂的嗓音大喊大叫,“长公子,邪物!我后面有可怕的邪物,快跑啊!”

        “你他娘的,什么邪物……”

        曹禀自是不满亲卫这含糊的回答,刚要继续训斥。

        结果话才说了一半,眼睛便已瞪的滚圆,一个字都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

        “我靠!”

        甚至就连吴良也在此刻心脏一抽,瞪大了眼睛的同时,不自觉的爆出一句后世才有的粗口。

        只见就在这名亲卫身后不远处的黑暗之中,竟浮现出了一个比典韦还要高出半个身子的巨大人影,身型更是壮硕的堪比绿巨人。

        这个巨大人影走起路来没有动静,也没有任何震感,就这么悄无生息的走入了随侯珠的光亮之内。

        那不是人!

        也不是某一个生物!

        而是一个完全由一大群扭曲蠕动着的痋虫聚合而成的巨大而又极端丑陋的人形轮廓!

        它就那么张开双臂一步一步向吴良等人走来,仿佛要用那扭曲与蠕动着的擒抱攫取整个世界,引导万物走向死亡……

        随着它的靠近,黏糊糊的蠕动的瘆人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便是白菁菁此前听到的声音!

        “这……”

        曹禀心脏怦怦狂跳,脑袋也嗡嗡作响,几乎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如此骇人听闻的邪物,他非但不可能见过,便是做梦都不曾梦到过,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如梦如幻却又心神俱震。

        “都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吴良之前便有类似的猜测,此刻虽然也被惊到,但还是立刻反应了过来,立刻推了同样一脸惊色的典韦一把,与其一同冲上前去扶起那名亲卫便向墓穴深处折返。

        也正是因为此前有过类似的猜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邪物是不可能凭借现有的冷兵器战胜的,正面硬刚等同于飞蛾扑火。

        因此就算明知墓穴深处的墓室与墓道之中还有更多的痋虫,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选择折返。

        或许在那个宽阔的墓室之中,才有可能避开这个几乎占据了整个墓道的巨大邪物。

        除此之外。

        那里面还有一条墓道不曾探过。

        若是真的无法避开这个邪物,或许还有一丝机会在那条墓道寻得一线生机,当然……也可能踏入更深一层的炼狱。

        “有才贤弟,这是唯一的出路,为何不与其拼死一搏,或许能侥幸逃出几人?”

        曹昂这才终于回过神来,没想到此刻他竟还留有一丝血性,站直了身子挺剑面对那个邪物,咬牙问道。

        “这邪物通体由痋虫聚集而成,压根没有要害,如何拼死一搏?”

        吴良大声反问。

        “?”

        曹昂顿时愣住。

        吴良立刻又吼道:“好在这邪物的脚步不算太快,你来与我一同搀扶这个兄弟,典韦,你去将于吉背起来,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任何人不得停留,听我的!”

        “唉!”

        曹昂知道吴良说得有道理,只得收剑追了上来。

        如此一边疯狂逃窜,吴良又腾出嘴来向那名惊魂未定的亲卫询问起了情况:“兄弟,与你一道的另外一个兄弟现在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