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者 - 玄幻小说 - 黑石密码在线阅读 - 0611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

0611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有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我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了,我们可以再稍稍出一点力,轻轻一推!”

        说话的人做了一个简单的推动的姿势,其他人有人表现出了赞同的表情,不过也有人在摇头。

        房间里年纪最大的先生乐呵呵的笑着,“再等等,不用着急,你没有看报纸吗?”

        “联邦政府说了,我们永远都不会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所以我们必须让这里的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生。”

        之前说话的先生摇了摇头,“其实我们没必要那么做,这会浪费我们不少的时间。”

        “可是却能让其他地区的人在情感上不会厌恶我们,先生们,我们的利益并不是只存在于纳加利尔,而是遍布全世界,所以别人对我们的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

        “任何人,组织,国家,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合作伙伴是一个‘指挥家’,所以我们需要表明我们的立场,再等等,很快我们想要的东西就会到来!”

        王都闹成这样,地方上又在宣布独立,如果王都不拿出一个有效的手段来改变这一切,很多事情都将会逐渐的不受控制,不可挽回。

        对于那些摇摆不定还站在中立立场上的人们来说,王室越是没有作为,他们也就越是失望,最终迫使他们彻底的倒向另外一边。

        但王室想要表明立场,又谈何容易?

        联合开发公司的人已经布置了很多本地人混杂在那些正在游行的队伍中,一旦王室要做什么,他们就会带领着其他人一起冲击王宫,让王宫的根本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如果王室派出王国卫士或者干脆直接动用军队,那必然会引发一场更加惨烈的冲突,无论王室最后能够打赢这场冲突,还是在冲突中丢掉所有的筹码,输家只能有一个。

        同时随着越来越多地区的统治者被说服,这个国家的灭亡也就彻底的进入了倒计时,它会被肢解,各地不承认王室的合法统治地位,纳加利尔联合王国这个称呼将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这一切都将是人民的选择,这个国家也会因为民意被肢解,彻底的走向灭亡。

        很多年后这里从小接受联邦文化教育,接受联邦文化洗礼,说着联邦口音通用语成长起来的人们会忘记曾经这里存在过的一切,这里也将会变成联邦的一个州,一个巨大的自治州。

        当然,联邦政府不会承认这些,但这就是事实。

        这些先生们幻想着,畅谈着对未来的憧憬时,在不远处的王宫内也正在发生一场决定了国家命运的谈话。

        老国王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苍老,他的腰都弯了下去,每一次挺直腰杆都会让他感觉到钻心的疼,他已经挺不直腰杆了,就像是王宫外大多数的老人那样。

        不过他是幸运的,至少他现在还拥有这里的一切,而外面的那些人,却连拥有都不曾拥有过。

        他站在房间里,扶着护栏望着房子外的蔚蓝色的天空,大概两三分钟后,重重的一叹,转过身看向自己的长子。

        他的长子很少出现在人们的面前,特别是这两年,几乎人们都忘记了老国王还有一个长子。

        每当有人提起他这个儿子的时候,他都会告诉别人,他把长子送到国外去留学了,结果这个混蛋不愿意回来。

        问起这个问题的人们会有点尴尬的笑着,来掩饰他们问了一个蠢问题的不安。

        国外的环境的确比国内好太多,如果不考虑权力本身的吸引力,其实人们还是愿意在国外生活的。

        作为统治阶级他们非常的富有,他们可以挥霍压榨人民获得的财富来为他们提供个人的享受,很多统治阶级的家庭成员都长期居住国外,不愿回国。

        这个问题涉及到了王室,连王室成员都这样,这个问题放大到某种层面之后必然会引发一些社会热议,的确不是一个好问题。

        不过没有人知道,其实老国王的长子并没有在国外拒绝回国,他早就回来了,他改变了自己的外貌并且以“纳加利尔青年党领袖”的身份活跃在社会上。

        之前,这个青年党是老国王用来对抗外国人的武器,当他们想要让谁消失的时候,只要把问题推给青年党就行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情在政治上立场过于鲜明,以至于有些锋利了,所以老国王需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人来控制这个青年党,他的长子就是最好的人选。

        后来联邦人来了,有些事情再次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其实老国王原本的计划是被自己的儿子推翻,可看起来联邦人似乎并不打算利用纳加利尔青年党,现在他们又面临着巨大的麻烦,是时候作出决断了。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老国王走到自己的儿子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发,他的脸颊,最终拉着他的手,“只有这样,我们的血脉才会流传下去!”

        “联邦人是我见过最卑鄙,最阴险,最恶毒的家伙,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我们很有可能会被那些贱民推翻,这个国家都会成为他们的玩具。”

        “他们有可能会找一个贱民来出头,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死,我会死,你也会死,他们会全世界的追杀你,你的兄弟姐妹都会死,只有死了的王室才是好王室,对联邦人而言。”

        “你必须在他们推出一个傀儡之前先做到这些,这样我虽然会死,但你的兄弟姐妹们能活……”

        既然联邦人不打算找青年党出头,那么干脆让青年党主动站出来,让自己的儿子来推翻自己。

        别人捅自己一刀,一定是奔着要害去的,可自己人捅自己一刀,虽然会受伤,却也避开了最危险的要害。

        老国王的眼睛有些浑浊,他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只要把声势发动起来,然后带着人冲进来就行了。”

        “我和你的母亲会自杀,这样你不需要亲手做些什么,你的兄弟姐妹们会活下来,你可以审判他们,联邦人不是喜欢说什么法律吗?”

        “那么你就用法律审判他们的罪行,他们可能会在短时间里失去自由,但至少还活着。”

        “你拥有如此的功勋,就算联邦人不想看见你,也无法继续忽视你的存在,无论谁来代替王室坐这个位置……”,老国王再次缓缓的叹了一口气,“他们都绕不开你,你的意见会变得非常重要。”

        “就算你不能够继续代替我统治这个国家,你依旧会是这个国家中最重要的人,依旧是统治者。”

        “只要你表现出对联邦的亲近,表现出你的价值,终究会有一天,你能重新夺回一切!”

        老国王的想法和思路非常的正确,新旧政权更替中最麻烦的一个问题就是对前一代统治者和相关人员的审判工作。

        联邦人不愿意自己来做这个坏人,他们需要代理者来代替他们彻底的把王室的影响力从这个国家抹掉,那么不如在他们找出代替者之前,让大王子站出来。

        他推翻了王室腐朽的统治,并且依据法律审判了每一位王室成员,他就是英雄,谁都无法忽视他的功勋和影响力,联邦人也不行!

        这也是这段时间里王室没有任何表态的原因,王室其实已经没有胜算了,从那些省督宣布独立的时候那一刻开始,老国王就意识到他已经输了。

        民众反对他,统治者反对他,更可怕的是联邦到现在都没有派人来和他进行磋商或者说沟通,这也意味着联邦需要他来当那个反面角色!

        他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联邦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他的命运也决定了,那么不如死里求生。

        他紧紧的抓着长子的手,“你没得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就算你没办法坐在这个位置上,至少你保护了我们的家人不受伤害!”

        大王子沉重且缓慢的点了一下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老国王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变得轻松了一些,他松开手,来回走了几步,“你要多长时间才能召集到足够的人手?”

        “不超过三天!”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

        个头不高,浓眉大眼,如果出现在电影中不需要任何衬托就能让人明白他是正面角色,且又被人遗忘了名子的阿库马力此时正在看报纸。

        他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随着纳加利尔政局的持续恶化,以及联邦的坐视不理,加利尔的汇率在经过接近大半年的涨幅之后,开始高台跳水。

        昨天加利尔兑联邦索尔的汇率还在九十七比一,今天已经跌到了一百二十一比一。

        别看汇率变化这种事情好像离开普通人有很遥远的距离,可对目前实际上正在实行两种货币共存的纳加利尔人民来说,却是很贴近生活的事情。

        看看那些惶恐的挥舞着加利尔想要兑换联邦索尔的工友们,看着他们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看着他们满头大汗的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就知道此时他们正遭遇怎样的痛苦。

        “阿库马力,有你的电话……”